太宰治语录

1、见一个爱一个的人,其实谁都不爱。

2、和两三个男生睡过的女生是十分污秽不洁的,但和千个男生睡过的女生却比处女还要纯洁。

3、无论是十五岁,三十岁,四十岁,抑或五十岁,人们都为同样的事愤怒,为同样的事欢笑振奋;同样狡猾,同样软弱,卑微。

4、我并不是同情心泛滥的动物,叶藏的退缩和过于顺从,让我想起了纯真善良和懦弱无能的结盟——对一个人来说,最杯具的状况并不仅仅限于此,正因一个善良而懦弱的人如果能够迷糊一点,也不至于会活得很辛苦。

5、这世上尽是不幸的人……可我的不幸源于自身的罪恶,无法向任何人抗议……

6、对之前的叶藏,我还能找到共鸣之处(尤其是他在马克思主义小组的那种状态~XD),但对之后的叶藏,我已经完全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。

7、不放抗何罪之有失了做人的资格。

8、而自认是有“罪”之身的叶藏,把“罪”与“罚”联系起来的想法,也实在说明这个人过于善良了。

9、比起受骗的人,骗子要痛苦几十倍。正因他要掉进地狱。

10、然而叶藏却很不幸,他拥有洞察人性的犀利和深刻的自我反省精神,与他的善良和顺从相结合,构成了最大的杯具。

11、会看《人间失格》,是正因NHK《历史秘话》系列中有一集是说太宰治的。

12、和两三个男生睡过的女生是十分污秽不洁的,但和千个男生睡过的女生却比处女还要纯洁。

13、虽然后半截我已完全置身事外,但全文让我印象最深的段落还是在后半段,叶藏玩的“反义词”游戏。

14、印象最深的一句是,“愉悦感这种东西会沉在悲哀的河底隐隐发光”……

15、于我而言,“世人”终究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恐怖洞穴,它绝非那么简单,所谓的“一锤定音”并不能决定一切。

16、这也是我对叶藏在明白上的分水岭。之前的那个叶藏,我多少还算明白:他对社会的描绘和对自身的伪装,还是能够比较简单地明白的。但是叶藏(也是作者本人)与情人自杀,自我未遂而情人死去之后,其状态就开始偏离我的明白了。

17、说了太宰的生平创作过程,并把《人间失格》与战后对日本之罪的反思挂了钩。

18、胆小鬼连愉悦都害怕,碰到棉花也会受伤。

19、若要说我对叶藏的评价,那大概就是一个持续着过于纯粹的心,却缺乏足够顽强的意志力的人。

20、“罪的反义词是法律”,说明在“世人”的心目中,“罪”只是外部制约下的产物,却不是来自内心的自省。因法而生,也因法而灭。

21、但真正吸引我去看太宰治的代表作的,还是片中提炼的一些太宰治“语录”。

22、自我没来得及归纳的东西,被太宰治以很恰当的表达方式描述了出来,在这种“被说中心里话”的基础之上,才会想看看太宰的作品。

23、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看待叶藏的心路历程的,就我来说,叶藏的心理状态以自杀事件为转折,之前只是“恐惧”“人间”,之后则是以带“罪”之身挣扎于“世间”。

24、瞬间,不是谁的罪过,也没有任何人的职责。但于我而言,瞬间不足以成为性命的喜悦,我只坚信死亡那一瞬间的纯粹。

25、我是开始凋谢的花瓣,一有微风掠过我也会战栗不止。即使受到别人一丁点的蔑视,我也会痛苦的只想死。我总为有一天自我会成为了不起的人。

26、痛苦,是人的自由,愉悦,也是人的自由。然而我却是不自由的。无论怎样解读,都不自由。

27、能把“世间”看透,就不好再持续纯善,若要持续纯善,就得硬下心肠,即使硬不下心肠,起码能明确自我需要坚持的……但叶藏完全不满足这些条件。

28、烟花会在瞬间消散,肉体却不能。即使死去却依然丑陋地留在世上。若是见到美丽极光的瞬间,肉体也随之燃烧,烧得干净才好。事实却并非如此。

29、所谓“世人”,到底是什么?是人的复数吗?世人的实体究竟在哪里?

30、胆小鬼连愉悦都害怕,碰到棉花也会受伤。

31、胆小鬼连愉悦都会害怕,碰到棉花都会受伤,有时还会被愉悦所伤。

32、信赖何罪之有?

33、家里的事不可说,身上的痛苦不可说,对明日的畏惧不可说,对世人的疑惑不可说,昨日之耻不可说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